班莉齐

呜呜呜呜看哭

皮罗什基:

灯火阑珊,我的心借了你的光是明是暗。低头呢喃,对你的偏爱太过于明目张胆。

【巍澜】一世,不可说(短篇一发完)

可能ooc,情节弱,文笔差,不喜勿喷。
沈巍的五千年里的一小段,不管怎么样,沈巍只要出现,赵云澜都会学夸父的_(:з」∠)_。

(一)
我叫赵云澜,我是一个捉妖师。捉妖百余,腰间铜钱有四。
我想去皇城看一看,约了师妹一起。我师妹叫苏眠,跟我一样,打小就跟着师傅后面混。
一路上,我们也遇上不少妖,大的小的,抓了不少也跑了不少。我们急着赶路,跑掉的妖一律不追,装不进瓶子里的一律不抓。
跨过前面的镇子就是皇城脚了,我和师妹决定抄小路走山林。山林人烟稀少,精怪就多,可这里明明妖气浓重,却一个妖也见不着。事出反常必有妖,大妖。
还真就被我给碰上了。
我碰上那妖时,他正抓着个小鬼要吃,被我们打断了进食。我以为他会扑过来顺便把我和师妹收作食物,他没有。他丢掉小鬼转过来,直愣愣的看着我,也许是看我师妹。他被一件黑袍罩的严严实实,脸上也带了面具,就剩一双眼睛在那里发光。
“别看他的眼睛!”师妹吼了一声,冲那妖扔了个飞镖,狠狠推了我一把。
那妖跑了,无影无踪。“怕什么,是个男妖,捂好你的眼睛才是。”我笑她,她不理。
不过那妖的眼睛是真的好看,好像在哪里见过。我一摸脸,湿的,心里一惊,正想着这妖蛊惑人心的本事果然厉害,却听见师妹又嚷嚷起来“靠,下雨了。”

前面有个破庙,去那里避一避就是咯。女儿家就是咋咋呼呼的。

师妹扭过头瞪我“你看到那妖了,少说也是个千年妖,而且本性暴戾,连同类都容,我们带的工具少,要是再碰见,不一定能打的过。”
“你也看到了,那妖根本不想和人打,跑得那么快,我们不会有机会再见了。”我拉了师妹就往庙里走,抢先铺好袋子,往地上一歪,舒服。“我们也好久没休息,今天就多歇一会儿,明天太阳出来再走。”
师妹没理我,往旁边挪了挪,背冲着我躺下来了。我叹口气,也转过去,抽了两根草编着玩。
周围的草被我拔光了,师妹的呼吸声平稳,大概睡着了,我打算起身去庙后面撒个尿,就听见师妹翻了个身:“那妖跑了应该是因为很久没见过人了一时没反应过来,等过了味儿他觉得丢面子,又记恨我冲他扔飞镖,定会报复我们。”
“你的镖伤到他了?”“没”“那不就得了。”我估计笑得太丑,师妹皱了眉毛:“你当时看着他眼睛发愣,我虽然觉得奇怪,可还没到慌乱的地步。不应该失手的。”师妹一字一顿地说:“那家伙一定非常厉害,我连镖都没能收回来。”我伸手刮了一下她的鼻子:“行啦,大妖有大量,再说你失手一次也正常,师父还失过手呢不是?我出去方便一下,你在这里别乱跑也别胡思乱想。”没等师妹答话我就溜了,我从没觉得师妹是个女孩子,今日我算是见识了女儿心思,一句话惦记老久才说,真是个小屁孩。

(二)
外面雨小了不少,不过天也黑透了。

我顺着墙根往回走,到寺里看见师妹已经睡着了,我想着明天去皇城的事情,迷迷糊糊也入了梦。
梦是不受我控制的,可我万万没想到会梦到那只妖。他依旧黑衣黑袍,脸上戴着面具,站在寺庙门口一动不动得看着我。我躺在地上,怀疑这不是梦。
我动不了,试着张口说话:“苏眠,苏眠?”没有人应。我心下一惊,“我师妹怎么了?”那妖不理,只死死盯着我。“大人,你也不像是爱吃人的主,我们也就是路过此处,明天一早就走,不会打扰太久,我师妹担心我才放了镖,既然也没伤着你,你也别太计较了。”也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,那妖听见我唤他,身子僵硬了许多。
“赵云澜,我……”那妖说。
他知道我的名字。那他的妖术是什么?知人心中所想么?
“赵云澜。”那妖又开口了,只是叫我的名字。
看起来并不想伤我,我有个毛病,极爱耍嘴皮子,越是紧急关头,这个毛病越爱犯:“大人认识我?莫不是我们前世有缘?你和我说说,前世我都与你做了什么?对你始乱终弃了?那是我前世混账,可不能记到现在的我头上。不管怎么说也不关我师妹的事,你要是想出气,我陪你出去玩儿,别在这儿,影响多不好。”
我眼看那妖身边的黑气越来越浓重,心道不好,却怎么也动不了,完蛋!
没想到那妖轻轻说了一句“胡闹。”就又无影无踪了。
有意思,那妖走了好久之后,我才挣脱了束缚,准确来说不是我挣开的,是那妖撤下去的。
“苏眠,苏眠,快起来!”我拍拍师妹的脸,把师妹唤醒,“趁着雨停,我们快走吧,明天一早到了皇城,咱再休息。”
师妹迷迷糊糊收拾东西跟着我走。
都走出山林二里路了,师妹突然驻足:“赵云澜你有病啊,我让你走你不走,我睡着了你把我弄起来!”
我说:“哟,你才清醒啊。我师妹这脑子一天比一天不好使了?”师妹反应快得很,立刻改口:“师兄,那妖来过了?”
“没来过,我就是突然觉得你说的有道理,再说早点到皇城能早点带你吃好吃的。”
我不想和师妹说那妖的事情,一是怕她担心,絮絮叨叨问个没完没了;二是觉得那妖是来找我的,仅仅是找我的,我自己知道就好了。
师妹说:“要是没来过,这回儿你已经拿我打趣了。”
这丫头什么都好,就是聪明过了头,“真没来过,我们赶紧赶路,天都大亮了。”我说。

(三)
到了皇城,我们先是找了个摊子吃了早饭,之后又去拿捉到的妖兑换银子。我升了段位,五钱天师了。师妹比我兴奋多了,一直和我说五钱天师多么厉害,要我多努力,挣出个名声带她吃香喝辣。
我兴奋不起来,我满脑子都是那妖走之前轻轻一句“胡闹”。对,我还在想山林里遇到的那是妖,我很想再见他一面。

是只狐妖也不一定,读人心思,摄人心魄。
我不该,不该再想他了。我躺在客栈的床上,不敢睡,也许那妖会过来呢?

他再也没来过了,可我始终没能忘记他。

我不抓妖了,也不游四方了,我开始画画,笔墨所到之处,皆是他。

后来师父走了,师妹也嫁人了。师妹嫁人前一天,突然冲我发火:“赵云澜,你爱上了一只妖啊!”我一愣,我爱上了一只妖啊。“你和妖不过一面之缘,你到底在做什么?”师妹说。
我也不知道我在做什么,直到我走上了黄泉路。

(四)
这一世我活得安稳,享年七十三岁。

我在摆渡船上,看见了那只妖。

我问:“你,是鬼差?”那妖不说话。我又问:“我知道你是那只妖,你一定记得我。”我看他没有反应,可我知道,我不会认错的:“你可知道,我一直在想你。”
那妖终于抬头,盯着我,就像从前一样。我抓住机会:“你叫什么名字?渡过黄泉,我就要喝孟婆汤了,你怕什么?”
我听见了来自黄泉深处的声音,冰冷,刻骨,包裹着我,那声音说“沈巍。”

我再没开口说话,我走上了岸,喝了汤,过了桥。

(五)
赵云澜睁开眼睛:“我说沈巍啊沈巍,你至于让我看个回忆还修改名字吗?我那一世叫啥啊?”
沈巍端端正正的坐在沙发上:“我不记得了。”
赵云澜:“忘了?那你就是不爱我了。渣男啊!要命了啊!啊!”
沈巍脸腾地红起来“你,你别,别这样。”
赵云澜爬到沈巍的腿上,去舔沈巍的喉结“那这样怎么样?”

(完)

今天真的是,炸成烟花!我的眼泪不值钱。
大家兴奋归兴奋,话题榜还是要继续刷吖,现在依然是第二,大家加油,哥哥冲鸭!

宗主走的第1000天,想他

歌语非凡:

宗主走了1000天了,如梦初醒啊。

Yuki是个小透明:

你们这些跨国(哦不跨球)兄弟情
之镇魂兄弟与阿斯加德兄弟2-1


2-2我也弄好啦 

不会搞超链接的我蓝瘦 大家自己去我的文章里找好了(捂脸)





也许还可以叫巍澜的兼容性测试哈哈

在乐坛多年,我最大的收获并不是名和利,而是获得一帮忠实的拥护者。他们对我的支持,令我对自己更有信心,他们对我的爱戴与拥护实在令我非常感动。